首页  »  政策法规  »  权威解读
代表委员热议异地就医费用直接结算
发布时间:2017-03-17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在全国推进医保信息联网,实现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这个惠民举措引起广泛关注。”那么,如何解决跨省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面临的种种困难和掣肘?能否扩大这项工作的覆盖人群?它能给患者带来哪些便利?会不会进一步加剧大城市看病难?两会期间,一些代表委员对此进行了热议,共识逐渐凝聚,思想逐渐统一。

全国人大代表郑功成:

异地医保直接结算,需要强有力的信息系统做支撑

  看着自己提出的建议逐渐变为现实,全国人大代表、浙江长盛滑动轴承股份有限公司检验员许忠明心潮澎湃。曾经,许忠明同事的看病经历深深触动了他,“常年的腰痛病让我同事干活总是使不上劲,这对我们车工来说很要命,他曾经在我们嘉兴市久治不愈,我劝他去上海的医院看看,结果看病花了三万多元又报销很麻烦,他只好放弃治疗。”

  由此,许忠明产生的疑问是:“银行早就全国联网结算了,拿着银行卡在任何城市都能办业务,怎么跨省异地医保直接结算就这么难?”

  难在哪里?全国人大常委、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诠释道,我国的医保制度是市县级统筹,各个统筹地的起付标准、报销药品、报销额度不尽相同,跨省异地医保直接结算涉及到不同的核算单位,需要强有力的信息系统做支撑。

  按照目前推行的“参保地待遇、就医地范围、就医地管理”的模式,可以预见的是,这项工作将会大大增加北京、上海等优质医疗资源集中城市的医保经办管理的工作量。

  “对于经办机构来说,这是一个问题,但对发达地区的政府来说,不是问题。”郑功成认为,发达地区付出代价理所当然,“这无非是对信息系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如何杜绝异地就医中“开假发票”等骗保行为?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卫计委副主任仇冰玉认为,全国联网后,随着智能监管的加强,会严格处罚不诚信的患者和医院。

  全国人大代表、卫计委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马旭则认为,异地医保结算工作在操作层面存在一定的难度,“但必须要推进,这项工作的实现跟老百姓的‘获得感’直接有关。”

全国人大代表刘群:

利用医保报销调节患者流向是可行之策

  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在方便群众的同时,会不会有大量患者流向大城市和大医院?这成为一个普遍的担忧。

  在许忠明看来,这种担忧绝对不是杞人忧天,“我邻居家的孩子生了小病,一家四个大人却带着孩子开车一个多小时去上海的大医院看病。”他无比期待地说:“国家能不能引导大城市、大医院的医生到基层扎根出诊,让我们在家门口看得好病、愿意看病?”

  对于医生,全国人大代表、北医三院骨科主任刘忠军看重的是前端培养,他建议要提高医疗人才培养的质量,保证医生培训的规范化和毕业后教育的推进,以此使得各地医生水准均衡,以便于提供均质化医疗。

  当务之急该怎么办?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天圣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群认为,利用医保报销调节患者流向是可行之策,“只要分级诊疗和双向转诊制度真正建立,担忧就不会成真。”他诠释道,“比如,自己去大医院看病,医保不报销,还收高费用,通过转诊去的患者,收低费用,医保也报销。”

  解决医疗资源的严重失衡,绝非靠一个部门一己之力能完成。“北京有那么多好医院,为什么其他地方没有?”郑功成一针见血地指出,“光靠医保一家是不行的,其他部门必须对公共医疗资源进行合理配置,如果基础工作不解决,最后会把医保拖垮。”

全国人大代表郑功成:

治本之策三条路径,常住哪里就要缴费

  按照国家的规划,这项工作分三步走。第一步,去年年底实现省内异地就医的直接结算。第二步,今年上半年要实现异地退休安置人员的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第三步,今年年底要实现符合转诊条件的其他人员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

  “那些和子女在异地生活的退休老人怎么办?”许忠明发现,周边的这类老人生病住院了,还得费时费力回老家报销医药费,他们都呼吁尽早实现直接结算。

  “这些享受天伦之乐的老人的需求是合情的。”郑功成认为要厘清概念,“这类老人不属于异地就医,他们常住在当地,就应享受和当地人一样的权益,并承担和当地人一样的义务。”

  郑功成强调道,这类退休人员常住在哪里,就应该在哪里缴费,“这是治本之策,其他都是治标之举。”

  在郑功成的设想里,退休老年人在常住地缴费有四种模式可选择:一是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老人不足的钱应由财政承担。二是花钱买机制,涨养老金时多涨一点让老年人缴纳医保费。三是70岁以上老年人不用缴费。四是所有人都要缴费。

  “目前,我们主张前两种方案。”郑功成说,除了随子女居住的退休老人和农民工这两类外来常住人口外,异地就医就只是个别案例,不是普遍现象,对于任何城市都不会是大的负担。

  对于热切企盼者而言,春天并不遥远,郑功成列出了时间表,“改革都从小口切入,希望在2020年前完全解决这类退休人员的问题。”

  闻此言,许忠明无比憧憬,又语重心长地说:“这些问题很难一蹴而就,所有人都明白,每一步改变都要付出相当大的努力。”

全国政协委员胡晓义:

跨省异地医保直接结算涉及五大群体

  全国政协委员、研祥高科技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陈志列连续多年的提案都与“退休人员医保跨省结算”有关。

  这些提案源于陈志列身边活生生的例子。他所在的公司位于深圳,作为年轻的移民城市,深圳很多年轻人的父母都来到深圳和子女一起居住,异地就医报销的需求由此产生。

  陈志列举例说,比如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一对老两口来到深圳跟子女一起居住,如果他们生病了,在深圳的医院就医后,就无法使用医保卡直接结账,而是必须拿出现金结算。在此后一年,通常在夏天,这对老两口才会回到参保地哈尔滨市,到当地的医保经办部门报销医药费,前前后后要半年左右的时间。

  这种随子女居住在异地的退休老年群体规模不小。每年陈志列到北京参加两会期间,都有长期异地居住的退休老人给他发短信:“志列,你再提这个啊。”许多老年人都会期待地表示:“我们等着可以异地刷卡结算的那一天。”

  “我国已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加之独生子女政策的后效应开始显现,跟随子女在异地养老和医疗的需求会越来越大。”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政协副主席陈贵云认为。

  除了和子女在异地长期居住的老人,还有一些老人也期盼跨省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人们对养老地的选取并不限于工作地或籍贯所在地。”陈贵云就了解到,不少老年人形成了“夏天到北方去、冬天到南方去”的生活方式,“他们都迫切希望医疗保险能够全国联网直接结算”。

  不独退休老年人群体,其他群体也有类似需求。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保学会会长胡晓义归纳道:跨省异地医保直接结算涉及到5个群体,一是异地安置的退休人员,二是异地居住的常住人口,三是成建制的异地流动工作的群体,四是临时出差、旅游需要急诊的患者,五是有疑难杂症、重大病患需要异地转诊的群体。

全国政协委员黄尔梅:

跨地区互联互通的结算方式更进步

  今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在全国推进医保信息联网,实现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生殖科名誉主任孙伟听到这句话时特别激动。

  “当总理谈到医保全国直接结算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热烈鼓掌。”孙伟说,异地就医直接结算对于“候鸟式”老人最有益处,这个政策得民心,大家都打心眼里高兴。

  政府推进的改革成就,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法官协会副会长黄尔梅切身感受到了这种进步,她以自己身边的情况向记者举例道:“异地就医群体以老人为主体。比如我姐姐在天津,到北京来看病,就需要异地就医结算。医保直接结算这种方式进步多了,此前我姐姐来北京就医需要垫付医药费用,再回到天津报销。”新的结算方式更进步,更令她满意。

  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戏剧家协会原副主席侯露同样注意到,她所在的安徽省已经与几个周边省的大城市医院签订了直接结算协议。

  在珠三角地区,同样有所变化。陈志列也注意到,在他第一年提议异地就医直接结算的时候,社保卡在广东省内还不能互联互通,比如深圳社保卡无法在佛山刷卡。陈志列了解到,现在绝大多数省份,都实现了省内异地就医直接结算,甚至在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已经逐步做到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

  对于政府的工作,陈志列表示“满意”。他认为,那些追随在外工作儿女、在异地居住的老年人,离医保全国“漫游”的日子不远了。

全国政协委员吴明江:

完善分级诊疗制度,发展基层医疗机构

  在很多代表委员的眼里,跨省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的难点并不在技术层面。

    “由于地区之间的缴费基数差异、地方财政承受能力不同,这项工作还需要逐步推进。”侯露认为,在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跨省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的技术壁垒容易克服,有很多技术手段来推进。

  这一观点得到了全国政协委员、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建弟的认同。朱建弟认为,有的地区和城市之间的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还没有开通,主要原因是这些地区和城市在医保药品目录上的差异。

  胡晓义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跨省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的难点不在于钱,一切问题的症结在于医疗服务资源本身是不均衡的。“现在我国正在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工作,希望引导老百姓在基层就医,而不是都向上集中,去大城市、大医院就医。”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医学会原副会长吴明江有着同样的担忧。他预测,随着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制度的推行,如果管理不善,可能导致更多患者甚至小病患者涌向大医院,使大城市、大医院的压力变大。

  吴明江建议,在为需要异地就医的病人提供结算方便的同时,必须加强管理和规范,既使真正需要优质医疗资源的人享受到这一实惠,又让不同层次的医疗资源能够充分发挥作用。

  目前,老百姓对基层医疗机构缺乏信任。吴明江在北京几个大医院调研时,发现相当数量的病人都是外地人员。

   “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完善分级诊疗制度,发展基层医疗机构。”在吴明江看来,分级诊疗就是再造医疗服务流程,“比如孩子感冒、拉肚子,这样的问题就应该在社区医疗机构解决,根本不应该留给大医院。”

  那么,如何提高基层医疗机构的诊疗水平?吴明江认为,加强基层医生的培养和使用既是关键也是突破口,“我们要尽快解决他们的待遇、晋升等问题,要让他们看到在基层工作的价值和意义,从而保持基层医务人员队伍稳定。”吴明江告诉记者,“毕竟只有稳定才能让基层医务工作者静下心、干得好,基层医疗机构的服务水平才能得到切实提高。”

  吴明江还告诉记者,上海、江苏等地推行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不仅使中西部地区看到了努力方向,也为下一步在全国层面提高基层医疗服务水平积累了经验。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东岳集团首席科学家张永明认为,做好基层医疗卫生服务工作应该“软”“硬”件两手抓,“卫生行政部门应和各地联合,做好基层医院的建设和人员培训工作,让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在两方面都能得到快速发展。”

   对于基层医疗人员队伍建设问题,张永明持乐观态度。在他看来,基层高质量医疗人员短缺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中央在财政、政策等方面支持力度不断加大,这一问题将逐渐得到解决。不仅如此,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员流动也会出现诸多变化。“比如之前大量的人是从农村到城市,从小城市到大城市,但将来可能会出现人员的反向流动。”在张永明看来,这一变化也会给基层医疗人员的工作、生活带来诸多积极影响。